您的位置︰黃金屋 > 都市言情 > 逆襲1988 > 正文 第1073章 困獸猶斗

正文 第1073章 困獸猶斗

作品:逆襲1988 作者:拾寒階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王林蹲著太難受,干脆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歹徒們只顧著敲詐那些社團的老大們,也沒有來管王林是坐著還是蹲著。

    那邊的門忽然開了。

    王林驚駭的發現,李佳欣被兩個黑衣人押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是叫她跑嗎?怎麼還被抓了呢?

    李佳欣也很無奈啊!

    她為了救王林,想搶奪那兩個黑衣人的電話,便鋌而走險,結果因為實力太過懸殊,&nbp;&nbp;被那兩歹徒給抓了起來。

    女人打男人,體力太吃虧,雖然李佳欣是偷襲,手里也拿了武器,但她打那兩個男人還是打不過。

    她打在別人身上就跟撓癢癢一樣,別人打她一下,直接就能把她打暈。

    李佳欣和那個被解救的女工作人員,全部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白衣人沉聲問道,&nbp;&nbp;“這個女人是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抓住李佳欣的黑衣人回答道“老大,她是漏網之魚,之前沒抓到她,她還跑到中控台去,想救走那些船員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犀利的目光,冷冷的瞥了李佳欣一眼。

    李佳欣雖然小有名聲,但並不算一線女明星,拍一部戲不過幾萬塊錢而已,還入不了這些歹徒的法眼。

    白衣人冷笑道“你很厲害!居然躲過了我們的抓捕!老老實實的去那邊蹲著,我等下再來收拾你!”

    李佳欣苦笑不已,走到王林身邊來蹲下。

    王林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佳欣哭喪著臉,輕聲說道“公子,對不起,我沒救出你們。”

    王林搖了搖頭“別說話。”

    此刻,&nbp;&nbp;白衣人對那些社團大佬的敲詐達到了白熱化階段。

    讓王林驚訝的是,這幾個所謂的社團大佬,居然沒有一個人拿得出五千萬來。

    王林心想,&nbp;&nbp;這個白衣人想要勒索十億的目標,只怕很難完成。

    一般的富翁,&nbp;&nbp;怎麼可能和十億的現金流?就連五千萬的現金,也不是一般人家會有的。

    越是有錢的人,越會投資。

    王林認識的唐嫣和顏沁等人,分家之後,也有幾十億的資產,但她們手里還真的拿不出十億的現金,因為她們手里的錢,全部拿去投資了。

    至于這些社團的老大們,有了錢都是分新的場子,或者拿去買豪宅豪車享受生活,誰會在銀行里存這麼多的現金?

    就連世紀劫匪綁架李家公子,也不是短時間內拿到贖金,而要給李家一些時間籌錢。

    王林不明白,為什麼這個白衣人要選擇劫持一艘游輪呢?

    在游輪上,人數眾多,的確很便于歹徒行事,只要控制住了,就成了一個孤島,&nbp;&nbp;很方便他們搜刮錢財。

    然而,&nbp;&nbp;他們能搜刮到的,也就是這艘游輪上的錢財,如果想勒索的話,除非岸上還有人配合,或者白衣人還有什麼計劃。

    從之前獲得的信息,王林不難推斷出來,這個白衣人和劉和平之前有恩怨,白衣人的一只眼楮,是被劉和平打瞎的。

    白衣人銷聲匿跡二十年,這次忽然之間出現,算計了劉和平,也算計了一船的人,他這麼做,肯定有什麼深意,也有什麼目的。

    一個人忍氣吞聲二十載,又猛的出現,是想報仇?還是犯了什麼事,想撈一筆錢出國?

    王林對這個白衣人的猜測,也僅限于此。

    要想對付這幫人,就要先分析透徹,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,有什麼樣的目的,有什麼樣的軟肋。

    王林一直在仔細的觀察這群人,通過他們的行為、動作、表情,分析他們的性格和經歷。

    “忠叔,他們是社團的人嗎?”王林壓著嗓音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忠叔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不像。”王林道,“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路?”

    忠叔道“我看著有些像是訓練有素的一群人,雇佣兵之類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保安。”

    這一點倒是符合王林的推測。

    白衣人和迷彩衣這幫人,有過一定的軍事訓練,但又明顯是烏合之眾,比不上正規的兵。

    保安?

    王林覺得這個有可能。

    難道說,白衣人這些年一直潛伏在香江的某座大廈或機構當保安隊長?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?

    這些人的人數並不算多,正好符合一座大廈的保安人數。

    王林看到他們手里拿著的黑色膠棍,也像是保安用的器械。

    忠叔知道王林在分析這些人的來歷,便把自己觀察所得說出來“王總,我懷疑,他們是不是在哪里做了大案子,想要跑路,所以才需要大量的現金。”

    他們雙手抱著頭,遮住了臉,讓別人看不到他們的嘴唇在動。

    現場聲音嘈雜,紛紛亂亂,留滯的人質又多,歹徒們根本就沒精力顧及每一個人質是不是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王林道“我也是這麼想的。”

    這時,那邊忽然傳來一聲槍響。

    有一個老大的腿,被擊中了!

    白衣人發出受傷獅子般的怒吼“你們都在敷衍我!我要的是現金!現金!你給我房產?我還要幫你去賣掉是不是?五千萬,你們都拿不出來?我看,你們把錢看得比命更重要!既然如此,那我就成全你們好了!你們以為老子不敢殺人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們真的盡力了!我們拿不到錢啊!”剩下的那幾個老大,不停的擦著汗,“主要是時間太緊了,我們賣房都來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借錢啊!用我教你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找了人,借不到,大晚上的,別人也沒地方去取錢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淡淡的說道“那我也沒辦法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、別開槍!我們再想想辦法,你把我們都打死了,你也拿不到錢不是?你別只顧著我們這幾個人要錢,那邊還有幾百號人,你找他們問問看,說不定他們比我們更有錢呢?”一個老大指著蹲著的人說道。

    白衣人的目光,緩緩看向蹲著的人,沉聲說道“我也不要你們給多了,每個人500萬,莪就放你們離開。各位,你們都是上層社會的名流,不是紳士就是名媛,要你們每個人拿出500萬來,不算多吧?”

    有個大膽的男人發聲問道“喂,你不是只要搶十個億嗎?為什麼要我們每個人出500萬?我們這里大概有三百人,每人500萬,都有15億了!”

    白衣人冷笑道“你還想討價還價?每個人能拿得出500萬嗎?我不得計算損失?能有一半的人拿出500萬都不錯了!”

    那個男人瞬間啞了。

    白衣人指著他“來,你出來,就從你開始,500萬對你來說,不算多吧?”

    男人愕然說道“我沒有錢啊!別說500萬,便是50萬我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連50萬都沒有?你怎麼混上這條船的?我們今天舉辦的是有錢人的派對!”白衣人沉聲道,“不用說,你這個人,就是個騙子,把他拉出來。”

    兩個黑衣人走上前,把那個男人拉了出來。

    白衣人抬起槍,對準了男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別、別!”男人的腿都嚇軟了,“我值錢的都給你們了,一塊手表就五十多萬呢!我還有一輛車,還有一套房,你們要的話,我全部給你們,雖然沒有五百萬,但也值三百萬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白衣人用力的扭了扭頭,頸關節扭得咯察作響,“我再說一遍,我不要車子,不要房產!我要現金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沒有這麼多的現金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的話還沒有落地,緄囊簧 瓜熗恕br />
    白衣人這次的子彈,沒有打在男人的大腿上,而是打在男人的眉心!

    男人的軀體,轟然倒下,額頭上一個大洞,汩汩冒出鮮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發出驚叫聲。

    真的殺人了!

    這一次,白衣人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時間拖得越久,警方找到這艘游輪的機會就越大。

    白衣人沒有放下槍,而是用槍口比劃著人群“我再說一遍,每個人500萬現金,能交得出這麼多錢的,我就答應你,安全的放你們離開!交不出來的,嘿嘿,只怪你這輩子太窮,下輩子好好努力吧!”

    人群瞬間炸開了鍋!

    “我們沒有錢!”

    “我們真的沒有錢!”

    “500萬啊!我們又不是大富翁,我們怎麼拿得出來?”

    “500萬太多了!我連50萬都沒有!”

    “左右是個死,我們大家一起沖出去!”有人發出吶喊。

    所有的歹徒,將槍口對準了人群,黑衣人拿起手里的棍棒,作勢要打人。

    只要白衣人一聲令下,這些人質,就會被無差別的攻擊!

    王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!

    總不能就這麼死在這里吧?

    雖然身邊有兩個美女陪著,死了也算是個瀟灑鬼,但這樣的鬼,王林可不想當!

    忠叔急道“王總,怎麼辦?我們要不要沖出去?”

    王林緩緩搖頭“現在沖出去,就是一個死!”

    對方有槍,還有ak47,一陣掃射就能有放倒一大片!

    前面的人一旦倒下,後面的人就更亂,會踩著前面人的尸體往前沖,會摔倒,會被後面的人踩踏,自己就能亂成一鍋粥,沒有可能反抗成功。

    “紓 br />
    “紓 br />
    “紓 br />
    連續三槍響起來。

    這三槍,白衣人是對天鳴放,打進了上層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全部蹲下!誰不蹲下,就殺了他!”白衣人帶著寒意的聲音在艙里響起來。

    李佳欣拉著王林蹲下,緊緊抱住了他的手臂,帶著哭腔說道“公子,我和你死在一起,我很高興。”

    王林道“你傻啊?都要死了,還高興?我可不想這麼快死去!”

    周惠敏驚訝的看著他倆,輕輕問李佳欣“你和王先生是什麼關系啊?情人?”

    李佳欣紅著臉道“我是公子的員工。我幫公子做事。”

    周惠敏撲閃著大眼楮“王先生是做什麼的?”

    李佳欣道“小敏,以這些以後再說吧!我們能活著離開再說!”

    周惠敏的臉色,也瞬間黯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時,所有人都蹲了下來。

    歹徒用武器,將人質給脅迫住了。

    沒有人敢當這個出頭鳥,誰第一個想跑,肯定會死得很快!

    可是,在場的人,也的確沒有幾個人能拿得出500萬!

    現場並沒有一線大明星,像龍哥、發哥、杰哥等人,都不在這里。

    真正的大明星都很忙,檔期排得很緊張,沒有空閑來這里參加派對,主辦方想邀請他們前來,肯定要大費周章。

    來參加這類派對的人,大多是周惠敏這一類的藝人,剛剛嶄露頭角,想多結識一些人脈圈子,想結識幾個投資人、出品人、導演、音樂人之類的。

    對一個藝人來說,這樣的交際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人脈圈子就是通過這種交際結交的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一線大明星,他們的圈子早就不同了,他們已經成長為別人想結交的上層圈子。

    對周惠敏這種小明星來說,500萬不算是一個天價,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拿得出來的。他們出道不久,就算賺到了錢,也是先買房買車做投資,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現金在手里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游客,當然也有富翁、富二代。

    白衣人先把這些富翁、富二代挑出來,逼他們打電話籌錢。

    有兩個富翁和三個富二代,通過電話聯系,家里人答應拿出500萬來當贖金。

    對資金過億的人家來說,500萬還是拿得出來的。

    一般人家里,男人和兒子都是頂梁柱,也是最珍貴的寶貝,500萬買他們的性命,家里人願意。

    不出王林所料,白衣人他們在岸上果然還有人收錢!

    這時,一個社團老大說道“為什麼他們只要500萬?”

    “你再討價還價,我直接送你上西天!”白衣人惱怒的一巴掌扇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些社團的話事人,此刻虎落平陽,被白衣人當孫子一樣打。

    迷彩衣指了指地上的劉和平“老大,這個人緩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嗯了一聲,說道“把他拉過來!我們今天能賺到多少錢,就看這個人的了。”

    迷彩衣親自走過去,將劉和平拉了過來。

    劉和平有心髒病,剛才又驚又氣,病癥發作,多虧了王林喂他吃了藥,這才緩過來。

    白衣人冷冷的說道“劉先生,我對你的要求放低了,只要你拿出5個億來就行!你這麼大的老板,5個億就可以買回你的命,很劃算吧?”

    劉和平捧著心口,氣息斷斷續續的道“5個億,是不算多,你放我回家,我籌了給你。我願意拿錢給你,但你要給我時間!我現在沒有人是信得過了!他們都只想著我快點死!沒有人會拿錢出來救我的!除非你放我回家,我絕對信守承諾,拿出5億來給你!”

    “放你回家?那不是放虎歸山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絕對守信。我可以寫欠條給你。你告訴我銀行卡號,我打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當我是小細佬?你當我是傻瓜?必須按照我的吩咐去做!否則你別想離開!”

    。(www.twnovel.org




推薦閱讀: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風雲菱楚炎冽 武逆焚天 修羅武神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