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黃金屋 > 武俠修真 > 大俠蕭金衍 > 第197章 一方天地

第197章 一方天地

作品:大俠蕭金衍 作者:三觀猶在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蕭金衍見來人,正是上午在四鳳山搶走自己錢囊的鋼叉嘍  鬧邪島粼愀狻R 欽餳一鋝鶇├俗約荷矸藎 獬魷匪閌前壯 恕br />
    鋼叉嘍 缸畔艚鷓埽   冢 煒罩 姓嬖    壞榔布潿粒  硪徊 蓖νΦ奶閃訟氯ャbr />
    仇恨天連問怎麼回事。

    有屬下上前,檢查了片刻,道︰“稟幫主,此人系猝死,心髒已碎了。”

    蕭金衍故意捂嘴,似乎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仇恨天道,“還不拖下去,別驚擾了上差。”

    有屬下將那嘍 F鋈ャbr />
    別人沒有看清楚,但蕭金衍卻知,剛才箭公子幫了一個忙,?他低聲問,“你的功力恢復了?”

    箭公子搖頭道,“完全恢復,至少還有十個時辰,不過對付一個嘍  共恍枰 煙 嗔ζ!br />
    仇恨天又連續發號緊急命令,不消多時,整個骷髏山內響起密集的鼓聲,約莫小半時辰,骷髏幫兩千兵馬集合完畢。

    廣場之內,火光沖天。

    骷髏幫匪寇身穿黑衣,所有人頭上都帶著一面骷髏面具,看上去十分陰森,令人生畏。仇恨天深諳人心,這套面具極為恐怖,每次行動之時,許多人一看到面具,就已經嚇破了膽子,可以省去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仇恨天來到蕭金衍、箭公子面前道,“兩位上差在此恭候,今夜,我便完成對金公子的承諾,請兩位在此休息片刻,天亮之前,我將言老大的首級帶回山寨。”

    蕭金衍淡淡道,“希望你別讓我和金公子失望。”

    仇恨天一聲令下,骷髏幫眾人浩浩蕩蕩下山,並沒有發出太大聲響。在訓練匪寇這一點上,仇恨天比四鳳山要厲害的多。

    仇恨天率人走後,一名屬下領二人前去客房。

    蕭金衍心說此時不走,更待何時,點中那人穴道,與箭公子偷了馬匹,連夜下山,向蘆葦蕩方向馳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鳳山以東,是一片綿延十余里的沼澤之地。沼澤之內,長滿了蘆葦,所以當地人也將此處稱為蘆葦蕩。

    時已孟春,蘆葦高約半丈,郁郁青青一片,一陣微風吹過,葦葉梭梭,相互交連,發出摩挲的聲音。

    池塘內,蛙聲、蟲鳴聲一片,讓整個蘆葦蕩顯得愈發寧靜。

    今夜,糧隊在蘆葦蕩旁扎營。

    這幾日來,有盜匪盯上貨物的消息,如一片陰雲纏繞在眾人心口。好歹過了西疆閻羅的地盤,眾人松了口氣,但卻又不敢有絲毫放松。

    四鳳山總舵,就在蘆葦蕩的另一側。

    通威鏢局的總鏢頭,與四鳳山中的花鳳凰算是相識,他與孔先生商議著,等天亮之後,準備一份厚禮,前去拜碼頭,若能得到四鳳山的放行,其他幾個盜寇,想必也給幾分面子,不會過于難為他們。

    糧車藏在了一處空曠之處,四周覆以蘆葦。眾人也不敢生篝火,靠著冷水和早已備好的大餅,準備湊合過這一夜。

    這正是魚肉鮮美的季節,趙攔江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根鐵絲,做成了魚鉤,在一處水窪處垂釣,他一動不動,如一尊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真氣順著魚線垂入水中,他的意識也逐漸遁入水底。

    魚蝦游走,捕捉著水中的小蟲,無數飛蟲,在低空中飛舞,轉瞬落入捕食青蛙的腹中,成為食物。

    這方水塘,正如一方小天地。

    每個天地,都有自己的法則,大魚吃小魚,小魚吃蝦米,每個生命,都是這方天地之中的一個元素,遵循著天地之間的秩序。

    一只水蟲,在吸食著露水。不遠處,一只青蛙盯上了它。在青蛙伏著是石頭下,一條水蛇吐著蛇信,準備向青蛙發出致命一擊。

    水塘之內所有生命,都映入了他的神識之中,他仿佛與這方小天地融為了一體。既是參與者,也是旁觀者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注視著一切。

    正如書劍山上的那至高天道,默默地注視著人間一樣。

    以趙攔江的實力,毀掉這方水塘,輕而易舉。當然,他也可以救下那只身在險境的青蛙,但趙攔江並沒有任何動作。

    魚肉鮮美。

    蛙肉鮮嫩。

    蛇肉更是人間美味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,這些都能在下一刻,成為他腹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一顆石子,落入水塘,驚起了一道漣漪。那小蟲猛然驚動,向遠處遁去。守候多時的青蛙,也躍入了水中,只有那條水蛇,似乎不甘心,向趙攔江這邊望了過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條五步蛇,蛇頭呈三角,據說被五步蛇咬中的人畜,五步之內必死。

    它豎起身子,吐著蛇信,挑釁趙攔江。

    五步蛇忽然弓起身子,然後猛然一彈,借助反彈之力,向趙攔江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刀起,刀落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趙攔江都未正視它一眼,魚漂猛然沉下,趙攔江提起了魚竿,一尾兩斤多的鮮美鯽魚,活蹦亂跳,落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趙攔江掐斷一根狗尾草,從魚腮之間串過,將它提在了手中,向遠處走去。

    小石丘上,李傾城枕著雙手,躺在石頭上,望著夜空之中的繁星。入夜之後,這邊空氣清新,星辰仿佛就在不遠處一般。

    李傾城在思念遠方的那個姑娘。

    從御劍山莊分別以後,隨著越往西行,這種思念愈發的強烈。闖蕩江湖以來,李傾城遇到過無數女子,豪門貴女、郡主公主,江湖俠女,但他從未對任何一個人動過心,直到遇到了李金瓶。

    李金瓶並不是那種美的讓人窒息的女子,相反,她皮膚黝黑,個頭不高,經年累月的勞作,讓她雙手起了繭子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,李傾城看到一顆善良的心。

    正如夜空之中,最亮的那一顆星。

    她武功低微,卻不畏強權,出身貧苦,卻又不怨天尤人,越是相處,他越發覺得李金瓶就是一個寶藏,令李傾城意亂心迷的寶藏。

    如今,她應該回到江南了吧。

    李傾城心想,“李金瓶,你一定要等著我,等我回到江南,將你娶到金陵李家,讓你成為普天之下,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也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金陵李家,並非鐵板一塊,有些人並不願意讓他繼承李家家主之位。這次西行,他行蹤十分隱秘,究竟是誰,將這個消息泄露出去,引來了一眾人的追殺?

    李長生?

    李傾城很快否定了這個念頭。這小子從小跟在自己屁股後面長大,與他關系最為親密,不可能會出賣自己。

    這次針對他的行動,對方請出了十幾名江湖高手,甚至有些還是嶺南武林的翹楚,看樣子,他們必然是孤注一擲,要將自己留在這條西行之路上。

    不過,越是如此,越激發出李傾城的豪情壯志。

    自從定陵山之中,他無意間獲得失傳已久的六道輪回劍意,這段時間以來,這六道劍意始終游走在他體內,令他不解的是,這六道輪回雖是李家的三大絕學之一,卻與他先前修行的李家劍法格格不入,甚至有些背道而馳。

    金陵李家的劍修之法,講究專注、悟性、天賦及勤勉,每當他嘗試以李家的修劍心法去控制這六道劍意時,這六道劍意會生出極大的排斥之力,可這六道劍意,分明又與李家劍法同出一源。

    同源,而不同宗。

    只有當他放空心神之時,這六道劍意法道自然,反而運行的更加順暢,這讓他陷入困惑中,究竟是保持專注,修行李家的劍修之法,還是順法自然,去鞏固這六道輪回劍意。

    六道輪回號稱金陵李家三大絕學,其威力甚至在霞光萬道之上,卻被家族列為禁功,劍譜也隨著李劍心脫離李家而一並毀去。他隱約覺得,當年李劍心觸犯禁忌,殺死族人,被逐出家族,恐怕是另有內情。

    一道烤魚香味傳來。

    李傾城听到趙攔江在哼唱一手荒腔走板的民謠,听調門應是大明西陲邊塞的小曲,這幾日他听到他唱過幾次,不過,趙攔江在唱歌方面,實在沒有天賦。

    他長身而起,施展輕功,飄落在趙攔江身前。

    “求你別唱了,我怕把母狼招過來。”

    趙攔江沒有理他,一邊翻弄即將烤熟的鯽魚,一邊繼續哼唱。李傾城伸手去抓烤魚,還未踫到,便被趙攔江刀背拍開。

    “要吃自己捉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更喜歡現成的。”

    趙攔江道,“那就先問問我手中刀。”

    兩人正要動手,忽然听到遠處蘆葦叢中,隱約有腳步聲。聲音雖輕,但兩人都是當今江湖上年輕一代的高手,這點動靜,根本瞞不過他們二人耳朵。

    “蘆葦叢中有人。”

    趙攔江道,“而且人數不少。”

    遠處,幾只棲在蘆葦中的飛鳥,忽然驚起,向遠方逃竄而去。

    兩人釋放內,向蘆葦深處感應而去,心中猛然一驚。百丈之外蘆葦從中,不知何時,竟然藏匿了無數江湖中人,正向這邊緩緩靠近。

    車隊那邊的通威鏢局,也發現了敵情,發出了尖銳的三長三短的口哨聲,這是車隊遇到緊急情況時的暗語。

    一片嘈雜之聲傳來。

    整個車隊眾人向中間靠攏,聚集在糧車旁邊,圍攏成一圈,將糧車保護起來。

    蘆葦蕩深處那些人,也知道行蹤敗露,也不掩飾行蹤,紛紛走了出來,向車隊聚集之處圍攏過去。

    三大寇,終于要動手了。(www.twnovel.org
推薦閱讀: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錦堂歸燕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